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您好! 欢迎来到重庆坚果教育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微信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电话:023-6376-4556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常见问题 >
常见问题

建筑企业劳务资质问题研究

发布日期:2020-06-04 来源: 未知 阅读量(


       为杜绝资质挂靠、降低建筑企业成本、保障和维护建筑工人权益,取消施工企业劳务资质成为近年来的趋势。2016年4月11日,住建部发布《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关于批准浙江、安徽、陕西3省开展建筑劳务用工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函》,批准在浙江、安徽、陕西三省开展建筑劳务用工制度改革试点工作。2017年11月7日,住建部发布的《关于培育新时期建筑产业工人队伍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提出“取消建筑施工劳务资质审批,设立专业作业企业资质,实行告知备案制”。目前,已经有江苏、安徽、陕西、山东、黑龙江、浙江、西安等多个省市发文取消施工劳务企业资质。

  施工劳务企业资质取消后,一些实力较弱、未取得劳务施工资质的小包工头凭营业执照即可承接劳务作业,各建筑企业亦可成立自己的施工劳务企业。但是,各地关于取消施工劳务企业资质的规定,能否对无劳务资质企业签署劳务合同的效力产生影响,与劳务资质单位签署劳务分包合同存在哪些风险?本文对此问题试作分析。

一、关于劳务分包资质的法律强制性规定

  《建筑法》第二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建筑工程总承包单位可以将承包工程中的部分工程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分包单位;但是,除总承包合同中约定的分包外,必须经建设单位认可。施工总承包的,建筑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必须由总承包单位自行完成。……禁止总承包单位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该条规定并没有明确分包是否包括劳务分包,也没有对劳务分包企业需要一定的资质做出规定,只在《建筑企业资质管理规定》第五条规定:“建筑业企业资质分为施工总承包、专业承包和劳务分包三个序列”。从目前的司法实践来看,建设工程劳务分包企业应具备相应的劳务资质基本不存在争议。

  取消施工劳务企业资质是大势所趋,但是《合同法》(注)、《建筑法》等法律对于工程分包中企业资质的强制性规定条款并未修改,住建部2014年印发的《建筑业企业资质标准》在总则中规定:“取得施工劳务资质的企业可以承接具有施工总承包资质或专业承包资质的企业分包的劳务作业。

注:《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禁止承包人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建设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必须由承包人自行完成”。

  《合同法》、《建筑法》作为现行有效的法律对劳务分包单位的资质作出了强制性要求,各地取消建筑施工劳务资质的规范性文件仅属于地方性管理文件。虽然这些文件是依据国务院、住建部指导精神作出的,但依据《立法法》的规定,并不能对抗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裁判文书引用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法律文件的规定》第四条规定:“民事裁判文书应当引用法律、法律解释或者司法解释。对于应当适用的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或者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可以直接引用。”可见,各地取消建筑劳务资质的规范性文件不能作为裁判依据。

  在司法实践中,并不因为各省住建厅取消了施工劳务资质的审批,就认定与未取得施工劳务企业资质的单位签订的劳务分包合同有效。

  例如(2018)皖0207民初3232号判决书中,芜湖市鸠江区人民法院针对涉案劳务合同效力问题,认为:“《安徽省建筑劳务用工制度改革试点方案》系地方性管理规定,其效力不能对抗法律、法规,被告裕祥公司关于建筑业劳务资质已经被取消,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的个人不再属违法情形的辩称意见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再如在(2018)黑03民再31号案件中,关于当事人提交的《黑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关于加强建筑劳务用工管理的通知》的认定,黑龙江省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该规定于2018年11月13日施行,且属于地方性部门规章,对本案无溯及力及约束力。故不予采信。”

  综上,尽管目前不少省市已发文取消劳务资质,但由于各地发布文件仅为地方性规定,属于行政管理范畴;与现行有效的上位法《建筑法》、《合同法》及《建筑企业资质标准》规定存在冲突,不能作为民事裁判依据,目前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在认定劳务分包合同效力之时依然需要审查劳务分包企业的劳务资质。

二、现行法律制度下,劳务承包企业无资质带来的法律风险

  1.劳务分包企业无资质带来的用工风险

  建设工程的施工生产系露天作业,施工条件受自然环境影响大,高处作业多、大型机械设备较多,现场交叉作业环节多、生产任务紧,生产工艺和方法多样等,使施工现场安全隐患增多,人员伤亡事故时有发生。对施工企业实现资质管理要求,也是保障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的重要手段之一。伤亡事故发生也就意味着赔偿责任的承担,如发包人或承包人将工程劳务分包给不具备劳务资质的企业,则需要对人员伤亡的赔偿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具体的责任承担形式又分为两种,一种是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一种是工伤保险待遇责任,两种责任法律依据不一致。

  2.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

  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为侵权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第2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即在劳务作业中,劳务承包的单位雇佣的工人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伤害,劳务发包人没有尽到审查劳务承包人资质或安全生产条件的,就必须对工人的人身损害承担连带责任。

  如在(2018)黔民申345号案件中,关于百花公司是否应当承担王忠石所受损害主要责任的问题。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因百花公司作为发包方将钢结构局部防锈漆及防火涂料工程发包给不具备施工资质的周有英导致百花公司与周有英签订的施工合同无效,百花公司在发包过程中具有过错。何其锴作为王忠石的实际雇主,对于王忠石在从事雇佣活动中所受伤害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周有英将工程交予没有劳务作业法定资质的何其锴进行并于2015年12月12日与何其锴签订了分包合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二审判决百花公司、周有英和何其锴对王忠石所受伤害承担连带责任并无不当。”

  3.工伤保险待遇责任

  工伤保险待遇,是指劳动者在工作中受伤而被认定为工伤的,有权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享受医疗待遇、停工留薪待遇、工伤津贴、伤残待遇、生活护理等待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调整的劳动关系和工伤保险范围的,不适用本条规定”。

  关于工伤保险责任的责任主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第三条第一